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産經| 房産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台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李尚平被杀后的17年:父死妻远嫁 儿子从小沉默寡言

2019年07月10日 21:55 來源:澎湃新聞 參與互動 

  教师李尚平被杀后的十七年:父死妻远嫁 儿子从小沉默寡言

  湖南公安在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偵破新晃“校園埋屍案”後,“教師李尚平被槍殺”案也被媒體重新聚焦。

  李尚平的家人們重新看到了希望,她們開始忙碌,向到訪的記者們努力回憶著當年的細節。

  “刺頭”教師李尚平生前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2002年4月26日,湖南益陽赫山區教師李尚平被槍殺,家屬和坊間傳言他的死與一起舉報事件相關,該案時至今日未結案。

  在過去的十七年,悲痛和無奈籠罩著這個失去主心骨的家庭:同爲教師的李尚平妻子劉雲娥因被拒絕調動工作而離開了家鄉,數年後再婚;李尚平之父李三保于2012年在憤懑中離世;案發時,李尚平5歲的兒子李知道如今已經考上研究生,或許是因爲父親的原因,他沈默寡言。

  劉雲娥和李尚家(李尚平的姐姐)說,十七年來,家人們不敢在李知道面前提及李尚平的案情,害怕他傷心;而李知道也刻意回避著關乎父親的一切話題。

  “他是個聰明、懂事的孩子,他甯願自己去網上搜索他爸爸的案子,也從來不問家人。”劉雲娥說,心思細膩的兒子大概也是怕長輩們傷心,從未開口問過。

“刺頭”教師李尚平生前照片。受訪者供圖

  舉報往事

  提及初識李尚平的情形,劉雲娥這位被命運折磨了十七年的女教師,微微上揚的嘴角透著一絲甜蜜。

  1995年,他們經同事介紹相識,次年結婚。在劉月娥看來,李尚平是一個“智商很高、有才華、有正義感、好較真”的青年。

  劉月娥說,李尚平的才華過人:教英語的李尚平當時全程不用通過錄音機播放,而是自己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;他還在當時的益陽電視台圖文頻道兼職采寫、處理文稿;電腦尚未普及時,他就買了台式電腦,每晚搗鼓到淩晨2點多才睡。

  劉雲娥到後來才知道,從2002年一月開始,李尚平每晚在搗鼓的是以“老九”之名,在網上質疑龍光橋鎮600余名教師被扣發工資的事。

  李尚平生前日记显示:“2002年3月15日,我给市长热线和赫山区政府打电话投诉,可是毫无用处,他们只是互相踢皮球而已。晚上写了一段文字,標題为《湖南益阳800教师2001年12月工资被黑了!》(注:据《南方周末》报道,当时全镇教师实为635名),到湖南经视的论坛、红网的《百姓呼声》栏目等去张贴了,还发邮件给湖南的一些媒体以及新华网的《焦点网谈》。”

  李尚平日记的内容,澎湃新聞记者通过梳理得到了印证:2002年1月15日,李尚平以网友“老九”之名,在湖南红网反映教师工资被克扣和挪用的现象。同日,向新华网的《焦点网谈》栏目发出投诉信。

  2002年3月15日,李尚平再次以“老九”之名寫《湖南益陽800教師2001年12月工資被黑了!》一文,發在湖南經視的論壇、紅網的《百姓呼聲》等欄目,並以郵件方式發給湖南一些媒體和新華網《焦點網談》。

  李尚平的網帖引來了湖南本地媒體對扣發工資一事的曝光。

  劉月娥回憶,在教師們拿到扣發的工資後,李尚平繼續追討在此之前欠發的工資。

  据刘月娥向澎湃新聞回忆,2002年的4月中旬前后,李尚平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,曾莫名其妙地对她说,也许有一天他会在“一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”死去。

  就在李尚平給妻子說了這番話的幾天時間後,李尚平被槍擊身亡。

  据南方周末 2002年7月18日题为《湖南益阳一“刺头”老师被杀手枪杀》的报道披露,李尚平死后,“龙光桥镇教师工资被扣发事件”引起湖南省政府的高度重视,省政府从财政里拨出一个多亿,用于解决全省20多个困难县市教师工资的发放。

李尚平被枪击的大致地点在斜坡的树丛小路上。澎湃新聞记者 蒋格伟 摄

  調動被拒

  李尚平被槍殺後,對他的家庭來說,一個亟需面對的問題是,誰來照顧已到上學年齡的李知道和李尚平父母?

  劉雲娥與李尚平結婚後,上班需要搭乘至少兩趟車,再過一個輪渡,累計時間需要數個小時;而丈夫就在離家不遠的學校任教。此前,家裏老人和小孩的照料主要靠李尚平。

  案發後,爲了照顧家庭,劉雲娥表示曾多次找到教育局,希望能把工作調動到離家稍微近點的學校,但未能如願。

  “我寒心了,只想盡快帶著一家人離開這個傷心的地方。”劉雲娥說,在這次激烈的爭論後,她最終選擇了放棄。

  2003年9月,有媒體記者聯系到劉雲娥,稱江蘇某教育集團看到李尚平生前事迹和遭遇後,很欽佩和同情,希望幫助李家,並提出幫李家搬離傷心地,到江蘇發展,可提供工作和住宿。

  2003年9月4日,劉雲娥離開益陽,前往江蘇任教。

李尚平母亲王玲秀。澎湃新聞记者 蒋格伟 摄

  爲真相奔走

  李三保並沒有接受邀請帶妻子和孫子一道前往江蘇,他當時給出了兩個理由:他要在有生之年留在益陽給兒子尋找真相;不能讓兒子的魂魄回家時找不到家人。

  案發後,李三保夫妻強忍暮年喪子之痛,一直爲兒子死亡真相奔走。

  李尚家說,父母爲尋求真相,首先是去各級公安部門去打聽辦案進度。有一次大約在2005年的七月,父親從長沙回到家中的眼神,讓她不敢直視。看到父親一動不動地坐在沙發上,喃喃自語。李尚家俯身准備去安慰下父親,靠近時,李三保馬上把頭轉向牆角,抽泣了起來。

  在李尚家看來,從教三十八年的父親是一個執拗的人,過往很少在子女面前顯露不可控的情緒。

  李尚家回憶,因爲不識路,加之年老暈車,父母每次去長沙都很辛酸:出發前都會帶上幾個包子餓了充饑,即便在7月的酷暑時節,也舍不得買一瓶水,在老人家心底還盤算著另外一件事,“要省錢供孫子讀書”。

  後來,李三保夫妻開始自己搜集各種關于兒子案情的線索。

  “別人說一點點關于案子的事情,他們就會去刨根問底。”李尚家說,直至這種不加判斷的相信被人利用,還被騙走了4700元。

  在2008年上半年,一名年約50歲的中年男子來到李三保家稱,自己一直關注李尚平案件,也知道一些內情,可以通過自己“高層關系”迅速破案。該男子提出要2萬元去“活動”下。

  数日后,该男子急匆匆的电话给李三保,说马上要去见领导,让李三保带上2万元送到汽車站。所幸,一开始怀疑男子身份的李尚家执意陪同父亲前往汽車站。男子见到有人陪同李三保同来,转身就走了。

  數月後,一名約25歲的男子,聲稱自己與檢察院主要負責人關系甚好,可以幫忙去“打招呼”,加速破案,但需要錢去送禮。數日後,李三保帶上4700元跟隨男子來到了檢察院門口。男子拿了錢後稱負責人不願意與當事人見面,他要獨自進去。

  李三保坐在檢察院門口等,直到下班,所有人都走了,也沒有再見到那名男子。

  當天回家後,李三保氣得沒有吃晚餐,李尚家再一次看到了父親的絕望。

  四年後的寒冬,李三保過世。

  臨死前夕,他特地交代李尚家,自己未能實現諾言爲兒子尋找真相,希望她不要放棄。

李尚平墓地。澎湃新聞记者 蒋格伟 摄

  專案組加大破案力度

  劉雲娥在前往江蘇任教後的第四個年頭,經人介紹與當地一位老師結婚。幸運的是,現任丈夫很同情李家的遭遇,支持劉雲娥爲李尚平繼續尋找真相。

  每次回到益陽的劉雲娥,都會與李尚家去討論各自掌握的新消息,試圖得到一些新的結論。

  除了尋找李尚平死因,在劉雲娥和李家人之間,還有一個共同關注的焦點——李知道的健康成長。

  母親和姑媽眼中,李知道是一個聰明、懂事,沈默寡言的孩子。她們把李知道的聰明歸結于父親的“基因好”,而沈默寡言則多半是因爲這個不幸的家庭。

  對于兒子李知道,這十七年來,最迫切想知道的是給他取名“知道”的父親被槍殺的真相。

  李尚平生前从学校回家的路。澎湃新聞记者 蒋格伟 摄2002年,李尚平被枪杀时,李知道五岁(虚岁),现今已大学毕业考上了研究生,他的本科和研究生专业均选择了新聞学。

  李尚家介紹,李知道自小與爺爺親近,從小學開始,就是爺爺騎摩托車接送,風雨無阻。

  2012年寒冬,爺爺的離世對李知道打擊很大,他變得更加沈默寡言了。直到讀大一,李知道還曾打電話給母親痛哭,說每晚都會夢到爺爺騎摩托車接送的場景。

  長輩們與李知道之間保持著一種默契,彼此不會在對方面前提及當年的槍殺案。而細心的劉雲娥發現兒子經常登錄父親在網上的紀念館。

  “他從網上看到的信息,比我們大人知道得更多,只是他害怕長輩們傷心,十七年來,從未開口問過。”劉雲娥說,兒子隔兩天會給她和奶奶來個電話,噓寒問暖一番。

李尚平生前藏书。澎湃新聞记者 蒋格伟 摄

  僵局直至前幾日被打破。

  7月2日,劉雲娥撥通了李知道電話說,“兒子,你在外邊一定要小心,小心那些害過你爸爸的人來加害你。”

  “嗯,媽媽我知道了,你放心。”李知道答複。

  新晃“校園操場埋屍案”曝光後,“李尚平案”又被媒體提起,李家再一次密集面對媒體。

  劉雲娥和李家人在面對記者的采訪時,失聲痛哭。而在采訪結束時,會懇請媒體不要去采訪李知道,“上輩人的痛苦,就留在上輩人身上,由上輩人來解決。”

  “只希望他能安全、健康、開心的生活。”李知道的家人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表達了同樣的觀點。

  讓大家感到安慰的是,7月2日,湖南省公安廳發布消息:十七年前湖南益陽市赫山區教師李尚平被槍殺一案,益陽公安一直在偵辦過程中,目前,專案組已增加了精幹力量,加大破案力度,省公安廳指派刑偵專家指導破案工作。

  7月9日晚,益陽市公安局赫山公安分局主要負責人來到李家表示:十七年來,益陽公安一直在努力偵辦李尚平被槍殺案;希望家屬把掌握的情況反饋給公安;媒體的作用已經達到了,現在省市公安都抽調了精幹力量來指導破案,最終辦案還是要靠公安。

【編輯:于曉】

>社會新聞精选:

社會新聞: 拍案驚奇 反腐倡廉 浮世繪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複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网安备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总机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